【勋兴】未了(9-11)

*阴阳眼勋×鬼魂兴

*全文世勋第一人称讲述

*HE


BGM:Beauty - Painless Destiny

 

Chapter 9

 

在我面前有一条漫长,幽暗、窒闷的隧道,边伯熙站在尽头,光芒刺眼。我竭尽全力向她奔跑,风声在耳边呼啸,黑色的荆棘在四周疯长。

“你要去哪?”我看不清她的面容。

然而画面又在一瞬间翻转,我们回到了初次见面的那个公园。

这次边伯熙站在我身边,在她半透明的黑色瞳孔中,我的身影逐渐清晰,越来越明了,她郑重的在我的额头烙下一个吻。

 

吴世勋,我要走了。

 

没有其他的解释,她无视了我惶恐的眼神,我颤抖着握不住她的手。蓝色的泡沫从她的四肢缓慢的朝着她的心脏蔓延,她的长发和裙摆在风中舞动。

 

你要去哪,你还回来吗?

 

谢谢你陪我这么长时间。

我们有缘再见吧。

 

她的嘴唇在我的耳边轻轻扇动,说出了最后一句离别的话语。没有任何预兆,边伯熙就这样在我的世界消失,她说她要离开,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近乎恍然的睁开眼,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轻轻勾住。借助床单,张艺兴摩挲着我的手心。

“你也做噩梦了吗?”

我顿感一阵莫名的心悸,他趴在床边看着我,一脸温柔。

张艺兴已经好久都没有露出过笑容了。

 

在关于找寻他生前记忆的方面我们没有任何的进展。好多个噩梦袭来的夜晚,悲痛一次又一次袭击着他,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无助面对他一次又一次的失声痛哭。

渐渐地,张艺兴不爱说话了。他无时无刻不是坐在窗前,脸上的表情没有太悲伤,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等待着谁。

可能在我到来之前,他甚至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不知道。

 

张艺兴总是出乎我意料的冷静坚强。

 

“我梦到了曾经的一个朋友。”

“你想他了吗?”

“嗯。”

“那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也会想我吗?”

张艺兴在我面前,低垂的黑发盖住了他的额头,那双下垂眼中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问:“世勋会记得我吧。”

 

他又一言不发了,我的眼角阵阵抽搐。我想伸手摸摸他的发旋,或许这样可以让他感受到一丝丝安慰。当然,我什么都碰不到。

他那句“世勋会记得我吧”让我心颤,我的心脏似乎被什么撕扯着,紧接着,它破碎了,有什么从里面抽芽冒头。

 

你好像原本就住在我心里啊,可我大概一不小心把你弄丢了。

 

雨停了,世界依旧被水汽浸泡。

我把张艺兴喊到阳台,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从第一晚与他相处到现在,我与他面对面的次数越多,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情绪在我内心只会愈发明显。虽然与他共处同一屋檐下,可我出神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想他的时间却越来越长,脑海里全都是张艺兴淡淡的笑容,和他默然垂首静静等待的模样。

 

根本没有独立的空间与时间让我理智的去思考,我对他到底是怀抱着一种怎样的感情,面对张艺兴根本就不像我之前遇到的各种鬼魂那样,我做不到对他淡然。

 

“要一起出去吗。”

张艺兴飘到阳台上,我直接道:“雨停了。”

他的面容没有任何波澜,只是眉头一跳,含着少许吃惊,又慢慢又透露出一股无奈。他摇头:“不,我不能离开这里。”

“那是之前,”我的表情大概是格外严肃认真的,因为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他一直看着我。“你现在有我。”我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

 

其实我只是想让他开心,但我又怕他觉得我不自量力。“如果你感觉不好的话,我们立刻回家。”

“出去走走吧。”求你了,不要再继续折磨自己。

 

“你要和一只鬼一起出去?”

我的掌心微汗,我不知道张艺兴为什么会如此镇定的看着我,他是不是不相信我,或者觉得就像个傻子?我的后背甚至开始冒冷汗了,浑身的肌肉几乎紧张到僵硬。

“无论是作为什么身份,和你一起就好了。”

 

我简直都想给自己点个赞,张艺兴大概很喜欢我这样说,他慢慢睁大了眼睛,嘴角勾起来,两个小酒窝陷进脸颊,“好啊。”

 

 

 

Chapter 10

 

他显得很兴奋,我猜张艺兴大概真的好久都没有离开过那间屋子。

天。我简直都要老泪纵横了,爱哭鬼终于恢复了那种给他装一条兔子尾巴都能摇摆上天的状态。我们去了公园,他兴奋地飘来飘去。

滑板被我的舍友八百里加急送到了公园,“你确定吗,这才刚下完雨。”我当然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他,毕竟滑板轮带起的泥点子是溅不到鬼魂身上的。

张艺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工具,但他自认为可以掌控好,他看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能行云流水般的驾驭滑板。

 

“帮我啊世勋。”

我微微侧身,向他伸出手。

“好。”

 

黄昏时分雨后的公园空无一人,一切的背景都变得分外模糊,我的视野里慢慢只剩下他,所有的注意力只在他身上,只有他。

张艺兴捏了捏拳头,不自然的抿唇,他慢慢抬脚踩上板面,花了好几秒来思索到底要不要滑出去。

 

“我在你身边呢。”我安慰他,也是鼓励。

小心翼翼,还带着点犹豫,张艺兴慢吞吞的溜着往前走。

然而他很快就找到了乐趣,不出一会儿他的动作里便带着飘逸和洒脱。转过头呆萌的眯着眼看我,他扯着嘴角呵呵傻笑。

“也不是很难嘛。”

 

“嘭,嘭,嘭。”

我的耳膜里充斥着响彻的心跳声。

 

 

夜逐渐色包围了全城。天地间上了灯,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安静而和平的夜。我和他走了很远,氢气球的绳子很长,我拽着末尾,他牵着中间。

夏初连晚风都是暖的,江两岸林立高楼那辉煌的霓虹映在水波荡漾的江面上,变幻成千万条弯弯曲曲的,轻摇曼舞的彩绸,婉蜒而去,无穷无尽。

气球放飞,他双手合十在胸前,埋首许愿。

“你为什么不问我许了什么愿望。”

“我问了你也不会告诉我。”

 

昏黄的路灯将我们的倒影投到江面上,反晕出一片朦胧的烟霭,透过这烟霭,在暗暗水波里,又圈成缕缕的涟漪。

我与张艺兴对视,手心一片滚烫,紧张又慌乱,他的双眸在夜色和路灯下平和又深邃。

 

他靠近我,缓慢的把手放上来,指尖触碰到我手背的时候有什么直接沿着皮肤表面一下子蔓延到我心里,狠狠地撞击我的心脏。

我只能轻吸一口气,张艺兴的手心完全覆盖到我的手背上,我的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谢谢你,世勋。”

 

不客气。

一时沉默。我听到张艺兴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好像突然就很平静了。我向来不是个能挑起话题的人,可其实有些话,真的不需要说出口。

 

我担心你,我舍不得你,我喜欢你……这些词汇语句是多么贫乏无用。

 

 

平静的表面下往往深藏着未知的劫难。

直到深夜我们才回到家中,张艺兴带着笑意跟我到了晚安,他看起来一切都很好。但我真应该看仔细一点的,在我关上卧室门的一瞬,他靠在窗边,原本温柔的笑转瞬隐去,仿佛连眼神也失去神采,变得空洞苍白。

 

那是第一次,没有人回应我的“早安”。

我找了他好久,几近疯狂。孩童体态的他蜷缩在我的衣柜里,在我打开柜门的一瞬,他挣扎着从想要坐起,透明的面容因痛苦而扭曲,肢体抽动的每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

“世勋。”

他那怯弱的表情仿佛仅仅出于痛苦,天知道,张艺兴现在的状态甚至都不如我与他的初次见面。

 

“笨蛋!”

我拉紧了房间的所有窗帘,可是依然有关光亮透过那层单薄的布料,在最后我甚至将棉被挂了起来。

 

我本以为有我在他身边随时提供着阳气,张艺兴走出这座房屋就没有问题。都是我的错,他现在这种状态都是我的错。

“过来。”

“张艺兴,你过来。”

在昏暗的房间里,我向他张开双臂,他这次没有拒绝我,用尽最后一丝力量贴上来,四片嘴唇相对的瞬间,灵气涌遍他的四肢百脉。

张艺兴微闭着眼睛,静静地靠在我的怀里,虽是恢复了青年模样,他的面庞却依然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时而眉头微蹙,时而重重地吐纳,痛苦的折磨让他丧失了往日的活力。

“你不会有事的。”我席地而坐,似乎除了这句安慰再也说不出别的话,阳气的大量流动很快就让我支撑不住,靠在柜门上,我昏睡了过去。



BGM:Take Me Home - Jess Glynne

 

Chapter 11

 

——你要早点回来啊。

——嗯,等我。

 

谁在说话?

 

——吴世勋,你的承诺的呢?

——你怎么舍得留下我!

 

——世勋啊,你回来好不好?

 

——世勋,我来找你了。

 

张艺兴在我的脑海里哭喊,我睁开眼,却记不起他在我梦里的模样。

阳光刺得我眼睛发疼,我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我躺在地板上,偏头一眼就看到他在我身边。

“世勋,”

他好像在一瞬间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兴奋地转了好几圈才落下。

“你睡了好久。”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对不起。”

 

清凉的风刮过,吹在脸上,我慢慢找回意识,看来我似乎昏睡了整整一天。张艺兴低头垂眸摆弄我的袖口,失望难过的耷拉着脑袋。

“我也要对你说对不起。”我想把他拉进怀里。其实我挺受不了他的这种眼神,偏偏他人又靠的我那么进,我总忍不住心跳加速,但我习惯了装样子,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

“我不该任性的带你出去的,害你差点消失。”

 

他大概是想哭又拼命忍住了吧。

我伸出手想要尝试着触碰他的脸颊,却在指尖没入他身体后放弃般落下了手。

“你没事就好。”我的声线也在颤抖,即使触摸不到彼此也没有关系,即使是看起来就像是我在拥抱空气也没有关系,只要是我们俩在一起就好了。

 

 

虽然张艺兴很喜欢外面的世界,但我不能再冒险,我真的承担不起他在我眼前几近消失的画面。

其实一人一鬼,就这样生存下去也挺好。

不知为何我最近有一种感觉,这种日常,我曾经和他经历过,或许是在遥远的彼方,又或许是在我们都不知名的过去,又或是在梦里。但也许,自己真正体会到的才是真相。

这其中只有一件事我确信无疑,我的人生在不知何时已经偏离了正轨,而在这条有悖人伦、甚至是打破伦理常纲的道路上,我不确定是否只有我一人在探索着未知的远方。

 

我大概是爱上他了。

是,我大概早就爱上他了。这段感情的未来是一个未知数,它像是一根刺插在我心脏上,随着心脏的每一下跳动,都带给我绝望的绞痛,它无时不刻提醒着我:

张艺兴,是作为鬼魂而存在于我身边,我们看起来亲密无间,但却隔着生与死的距离。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有我自己知道,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了,我爱他,与他是人是鬼都没有关系,我只要知道,他现在在我身边,其他什么都不用去管都不用去考虑,我承担不起未来也不想承担。

 

没有人会去想以后要怎样,他只要做最纯粹的张艺兴,而我做着爱他的吴世勋就好了。我对他的感情注定无法被正面表达出来。年少的感情总是那么炙热浓烈,爱与怕深深交织,现在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和一片沉默。

 

我愿把这份爱当做一个秘密。

 

 

“世勋要离开吗?”

突然被点名让我僵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我正在收拾的行李。

“不。”

张艺兴看起来太平静了,我却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隐藏不住的悲伤。

“我只是回家几天,我得回去看望一下我的父母。”

 

暑假来临,我的家人希望我这个假期能回家看看,尤其是我的母亲,她很想念我,网络再发达也比不上家人在眼前的幸福感,我决定回老家稍住几日,而我和张艺兴短暂分别的日子也马上到来。

 

“我会尽快回来的。”似乎只有再我说出这句话的后,张艺兴的眼底才闪现出一小丝亮光。

“乖乖的在家等着,不要出去乱跑,灵气不足变成小孩子的话更要注意,实在不行就去吸房东,我已经跟她打好招呼了,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不会有人来打搅你。”

张艺兴皱了皱眉,嘟起嘴,“不要让我等太久。”他亮晶晶的眼睛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你能不能不走”这样的话。

 

我有点恍惚,或许是他佯装微笑的模样迷失了我的眼,张艺兴就保持着把自己埋进我胸膛的动作,一手环着我的腰,一手拉着我的行李。然后像个小傻子似的抬起头,轻轻的开了口,“早点回来啊。”

 

抬眼冲我望过来的他似乎和某一画面重叠起来,好像,也是在这里,曾经也是这个动作,也是那句他刚刚对我说的话。我的心在那一刻猛的一撞,心率从那一刻开始就全部乱了。

“会的。”

我不知道原因,只能在自己全然失态之前转身大跨步往外走,丢下那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

 

“吴世勋!”

我回头看,张艺兴那墨色的眸子里蕴满水汽,“一定要回来啊。”

“好。”

 

从楼下到街角,我感觉一双被泪水冲刷的眸子死死注视着我,仿佛我再也回不来一般。

我只是在最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张艺兴的双眸清澈而幽深,天地寂静,只有我心脏的跳动声,迷茫的情愫蔓延流淌,低声诉说因果与轮回。

我的理智全部丧失,慌张又无措,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纠结犹豫着,在最后关头我大步逃走,好像一瓶打翻的苦艾酒,浓烈的酒精冲撞着我的神经,然后所有感官都被控制,仿佛有千斤的重量拴住我,让我无法再挪动一步。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崩腾而过,最后留下了一个淡淡的雏形。

 

张艺兴。

 

我不想再看到那孩子绝望的等待着,我不能让他再徒劳的祈祷,他有我,我就是他的希望。

 

张艺兴。

 

我不是一个坚定的人,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就注定着我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得回去,有人在我的耳边喊,回去找他,回去找他。

你欠他一句“我回来了”。

 

谁?

 

我无心去寻找答案,我不能让张艺兴成为第二个边伯熙,不,不仅仅是因为那一个原因,我得让他知道,我的心中有一种很强烈的声音。

你爱他,让他知道你爱他,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在我粗暴地打开大门的一瞬,张艺兴愣在窗边,窗帘隐没了他半张脸。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又发不出声音,泪水从他的眼角不停的滴落,压抑已久的感情终于冲破最后的防线。

 

我近乎发了疯般的冲到他面前,他抬起头,我用窗帘整个包裹住他。

“我回来了。”

耳边传来他的抽泣声。

“我回来了。”

我伸手抱住他,

我终于抱住了他。

 

很用力,是要把他勒窒息一般的力道。

“艺兴,我回来了。”

 

好了,我说出来了,好像在很久以前我就欠张艺兴这样一句话。

 

“感受到我了吗?”

 

他小心的收起手臂,随着腰间轻微的一点力度,我的心里也随之满溢,我拥抱了这个世界赐予我的全部。

 

“爱哭鬼怎么又哭了呢。”

 

隔着那层布料,我俯身吻下,唇上有着结结实实的触感。

软软的,涩涩的。

咸味的液体濡湿窗帘。

原来我也哭了啊。

 

 

无论世界多大,可似乎在我与张艺兴之间,小的,只剩下了一个路口。绕不过去,我必然要遇到他,他必然要邂逅我,这大概是命中注定的。也因此我才明白,命运中的那些阴差阳错,生活中的那些兜兜转转,也不过是为了让我们走向相遇。

我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不是长城不是金字塔,不是火星撞地球,而是我与张艺兴,原本素味平生,甚至是处于人类与鬼魂的殊途间,却没有任何征兆地走在了一起,而且还要死去活来地相爱。

 

 

————————————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200 )

© 白玉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