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未了(7-8)

*阴阳眼勋×鬼魂兴

*全文世勋第一人称讲述

*HE

*高亮:在第一次更新的《未了》(1-3)的Chapter 2 部分补充了人与鬼是否能互相触碰的相关内容。

 

BGM:Vow to Virtue - Denean

 

Chapter 7

 

“你为什么亲我。”

“我也不知道哎,就是突然的想这么做了。”

 

 

距离那一日,我与张艺兴之间的那个吻已经过去了四个月。

想来真的是过了好久,可我的嘴唇似乎还留有他的味道。

不,那不是我的初吻。我已经记不清与自己第一次接吻的女孩子的样貌,但我没有忘记那份心情,当时我的脑子里充满了幻想,唇与唇交接,她很甜,带着致命的名为“初恋”的冲击,让我亲过她之后傻笑了好久。

我曾经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种羞涩。

 

在那一天,缓慢的,我记得张艺兴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他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理由就是想亲我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海里转瞬即逝,我来不及捕捉,我的语言能力在那一刻完全丧失。

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发出万丈光芒,张艺兴坐在我身边,通体透明,染着乳白色的光晕,像是下凡的仙子。

同一时间,不知是什么的种子也在那一瞬感受到了第一缕阳光。

在下一刻,它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势不可挡。

而我的内心因此,天翻地覆。

 

不对,环境和气氛、甚至是对象都错了。我不能理解,我是人,他作为幽灵而存在,我们的吻是在极不自然状态下的突发状况。

“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是在这里,我吻过一个人。”

在张艺兴说完这句话后,我近乎落荒而逃。

 

为什么要逃。

为什么我的心近乎被撕碎般疼痛,我无从思考。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可我与他处在同一屋檐下,我们不可避免的会再次见面。我不知道他的感觉是怎样,他好像认为那一吻代表不了什么,他坐在窗边,像个纯然的少年,得体地向我微笑。

 

淡淡的玫瑰香和浓醇的蜂蜜的味道伴随着滚烫的安神茶灼烧过我的喉管,可我依然睡不着,我在那一晚彻夜失眠。而我的反射弧似乎直到深夜才想起上线,我突然记起聊斋故事中的女鬼往往喜欢在月光如水的夜晚去勾引那些年轻的书生。

我感到一阵阵心慌,不,不是因为我的想法,我怯懦是因为,为什么在白天张艺兴提出要亲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而是选择闭眼默认。

我似乎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这不是强吻,我虽然惊恐但却没有反抗,因为我在内心允许他这么做;我甚至因为他的动作,因为他的吻而整个人眩晕,感觉天旋地转。那种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是近乎初恋般的情感流露。

 

我带着莫名的激动与兴奋翻来覆去患得患失,像是第一次偷尝禁果的男孩。

可我为什么会在一只鬼身上找到这种感觉?

这个依旧想法依旧让我耿耿于怀。

 

 

住进这所房屋的第四个月,清晨,我推开卧室门。

六月的暖风吹动客厅的窗帘,白色的布料轻轻飘动着,飞扬又落下,温暖的阳光照在窗边看书的少年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张艺兴孤独的身影隐没在窗帘中,透射着寂寞的幻觉,这一切在寂静的早晨显得格外静谧。

 

“早上好呀世勋。”

“早上好。”

 

 

在最开始张艺兴给我留下的印象里,我觉得他生前一定是一个安静的人。

 

我发现他总是愿意坐在窗边看书,低眸垂视的他看起来极其温柔。阳光映照着他朦朦胧胧,像笼罩着薄纱的古潭,山风吹来,也只拂起他淡淡的笑纹,绝难搅动他那深沉的涵蕴。

 

上午的客厅很明亮,长时间的埋首复习让我心烦意乱,我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远处的张艺兴整个人都清晰无比的展现在我眼前。

其实我一直认为他可能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磁场,因为他总是深深的吸引着我的目光。

 

恍惚间我仿佛又看到那个稚嫩聒噪的小鬼,可他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窄窄的一方小屋里我们无法避免的近距离相处,就算他无心去刻意的吸收我的阳气,日常里点点滴滴的触碰,灵气自动流向虚弱的一方,如今的他早已恢复青年模样。

 

轻轻一瞥,张艺兴确实有着端秀的容貌。但仔细去看,其实他的气质要比外貌出众很多。

纵使是作为鬼魂存在于这世上,他依然是一块美玉,冰冷却温润。如果有机会看到张艺兴作为人的形态,我觉得他的皮肤应该会很白很细腻,或许离他再近一点,我可能会有机会看清他脸上的绒毛。

 

“好看吗?”

我对上他那双晶亮的眼睛。

“世勋看我好久了哦。”

他笑吟吟地躲进窗帘里,若隐若无间露出带笑的眉眼,

“就不给你看。”

 

后来我们一起生活,平平淡淡,他慢慢的在我面前展露了自己的真性情——

 

“世勋,家里没有抹茶棒了。”

“世勋,明天去趟超市吧,你复习这么累,出去散散心啊,要劳逸结合嘛。”

“世勋,去超市的时候记得带些那种瞪着很大的眼睛看左边的那个牛奶。”

 

“那叫旺仔牛奶……”

撒娇掩盖不了张艺兴是个贪吃鬼的事实。

事实上鬼魂是不用吃东西的,他们也不需要睡觉休息,阳气是他们在世间活动所需要的唯一的能量补充。可张艺兴这只鬼有些特别,他的嘴似乎停不下来,啪叽啪叽像是嚼着芹菜的三瓣嘴兔子。

或许真的是有些浪费粮食了,这只馋鬼所谓的进食只不过是把成块的薯片或者饼干嚼成碎屑,然而却什么都无法真正的吃下肚。我总不能让他重复性的咀嚼他产生的食物残渣吧……噁,听起来就好恶心。

 

“我只是想感受一下它们的味道。”

他这么可怜巴巴用浓烈又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我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吧,买买买,你想吃什么我都买,吸阳气我供着你,吃零食我买给你,谁让撒娇的鬼最好命呢?

 

 

吸饱了阳气的他总爱用可爱的语气说着与他成熟的外貌与体格大相径庭的话语,是的,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这只鬼是不是总在故意的朝着我卖萌。

 

“陪我玩啊世勋。”

“世勋我想吃零食了。”

“阳台上有鸽子啊世勋!”

“咱们有话好好讲啊朋友,你不要飞啊!”

 

他被所谓的尖尖嘴巴的动物吓到半死,哦不,虽然这样讲不太礼貌,但他确实已经死了。

“你怕什么啊,他们看不见你的。”

“哎呦喂!我的天呐!”

 

我的安慰似乎不太管用,他惊叫着穿墙而过,躲到了我卧室的柜子里。

似乎张艺兴早已放弃做人的习惯,每次都是通过快速有效的路径在房间里来回穿梭,但他很少会不经我的允许就穿过墙壁进入我的卧室,他总是会礼貌地先敲门。

 

“世勋,我可以进去吗。”

“我在忙,你等一下。”

“世勋你是不是在干什么羞羞的事啊。”

“……”

“哦哦,世勋没有女朋友啊,我理解我理解。”

“……”

“世勋,阳台上又有鸽子了,你去帮我赶一下吧。”

他口中的一声声“世勋”莫名的让我很受用,但我真的担心我们俩这样相处下去,我考研的复习进度会被他全部打乱。

 

“世勋,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

“你不要嫌弃我啊。”

“我只是好久都没有和人说话了。”

 

好吧,看着你特意为我装出的可怜兮兮模样,我吴世勋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

 

但是张艺兴,你是只可爱鬼,承认吧。

 

 

 

BGM:Moon Light - Capo Productions

 

Chapter 8

 

电视里传来某个英年早逝歌手的歌声,清晰的影像定格在他生命的某个鲜活时刻,画面却没有了真实感。

梅雨季节。

窗外的雨如泣如诉下个不停,城市的空气在梅雨中浸泡着,张艺兴伫立在窗前,那里似乎是他的特定的位置,他在静静地凝视着窗外。

 

阴雨绵绵,雾霭重重,天是灰暗的,从老街向远方,路上人各奔东西。手指划过书本,视线停留在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上,这些简简单单的字,却看得我心里不是滋味。

可能在这种季节里人总是容易伤感,对未来的渴望,对人生的迷茫,对爱的探索,情与义在时间的冰与火中被无情伤害,曾经的冲动与年少的轻狂也被磨平了棱角,人心在光阴中走散,我们变得不敢恨,也不敢爱。

 

我曾经过问过张艺兴,你留在这世上的原因是什么?

你是因为放不下,还是在等待。

 

他想了好久,久到像是把自己陷入一种无望的境地,他回答说,我不知道。

他的面容明显的扭曲了一下,声音闷闷的。

不知道,我忘记了。张艺兴垂眸,又不再说话。

 

 

 

所谓鬼,即死者灵魂,原应超生再入轮回或者消泯于天地之间,却因各种原因不得不流连于世。


所以你到现在还没有放下他?

我不知道边伯熙放不下谁,但我记得她有说过,大概她在这世上依然留有一丝断不了的情念。

 

你想问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你说你们鬼魂有执念所以不去转生,那万一你们永远都放不下呢,你们会永远存在在这世间吗?

 

我试图在她的眼睛中找到自己的倒影,可边伯熙的眼角似乎快要蓄起泪水,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

 

不会啊,我们很痛苦的。

吴世勋,对我们这些在人间游荡的鬼魂来说,死亡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因为我们在这世上多呆一秒,体会到的都是自己无能为力改变任何阴霾的痛苦感。

鬼魂与活人之间是穿越时空的限隔,我们甚至连安慰自己亲人的权利都没有。

 

人生有许多物事永远没法解释。兜兜转转,爱我的人释怀不了我的离去,我因为爱他们而心有所念留恋人间。

唯有我们都把心静下来,安心等待日子的到来,事情既然发生了无可挽回,那我们就静静等他结束好了,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所以呢,

所以你们都放下了之后会怎样。

 

我们会解脱,会消失。

然后有一天,可能在另一条路上,我会与他们再次相遇。

按下前尘,恍若初见。

 

我只感觉有阵风吹过,边伯熙笑着呼噜了下我的头发,跟着道:“那就是我们说再见的日子啦吴世勋。”

 

 

 

我以为我会和张艺兴一直这么相处下去,直到像边伯熙说的那样,他想开了,然后从这世上消失。

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晚改变。

我在一瞬间从睡梦中惊醒,有人似乎哭喊的撕心裂肺。

 

“张艺兴?”

我被自己突然打开的客厅灯光晃到短暂的眩晕,在黑暗里呆的太久一时间适应不了光亮,我眯起寻找,恍惚间发现那单薄的身影,内心却涌起不可名状的悲伤。

窗外的雨声依旧细细碎碎,张艺兴躲在客厅那半开的窗户下,雨滴从他的身体里砸过,混着他颗颗透明的泪。

 

“他没有回来。”

张艺兴的哭喊着,嗓音嘶哑,尾音颤抖,一字一句的撞在我的心上,

“他没有回来。”

“他不要我了。”

 

“谁?”

他发出一声痛苦悲鸣,让我肝肠寸断。

 

“我不知道,”

“我想不起起来,”

“他答应我会早点回来的,”

“可是我没有等到他,”

 

一种缥缈的悲哀,在很远的一瞬间抓住了我的心灵,那块肉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我感到刺痛。

他在哭。

我似乎曾经看到过他哭泣的画面。

就在这间屋子里,就在那窗下。

我开始怀疑了,那是我很久都没有产生过的窒息感,因为心脏高速跳动导致的窒息感,我与张艺兴,一定有着一些被遗忘的特殊关系。

 

“你——”

可是我又开不了口,他抬起头,仰视着我,那紧抿着的唇和眼眸之中流淌着的光与影,都让我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冲动,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感情是什么。

我为他眼睛中的悲伤所心痛,越是与他对视,越是感觉到那被湿气浸泡的眼眸仿佛无尽深渊,它们从灵魂深处束缚住我,等我发觉的时候,我已经蹲在他的面前。

 

“不要折磨自己。”

“想不起来的就不要想了,你还有我啊。”

 

他向来是个会讨喜的孩子,就算长大了也是。他直视着我,眼神纯粹而直接,就差脆生生地喊一嗓子。

 

“来吧。”

我向他张开手臂,他一愣,便缓缓缠上来。

 

无需表情和言语上的阐述,这种心灵相通来自于灵魂深处,是只能通过彼此的眼睛才能确认的一种力量。

 

我拥抱着空气,张艺兴依偎着我。

 

突然,似乎有冰冰凉凉的东西印在我的脸颊上,伴随着阳气在灵体之间的流动,还有一声微乎其微的呢喃。

 

“我很冷吧。”

 

“没关系,我是暖的。”

 

 

————————————

TBC

评论 ( 51 )
热度 ( 252 )

© 白玉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