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未了(4-6)

*阴阳眼勋×鬼魂兴

*全文世勋第一人称讲述

*HE

*在第一次更新的《未了》(1-3)的Chapter 2 部分补充了人与鬼是否能互相触碰的相关内容。



BGM:Without You I Am Dying - Painless Destiny



Chapter 4

 

世间万物都秉行轮回之说。人死后,寄宿于肉体的灵魂不会随之死灭,而是将会继续转宿于另一肉体。

简单来说,就是去投胎了。人类的躯体会腐烂,但他们的灵魂会再次投入下一母胎转生。

边伯熙翘着嘴角笑了半响,我猜,她生前一定是一位开朗活泼的姑娘。

 

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我们的躯体不过就像是我们居住的房屋一样,生死不过是一个舍此取彼的过程。一些生灵死后或死后经过一段时间,其灵魂会找到一个新的载体,组成一个新的生命。

 

既然灵魂可以转生,为什么会有你们作为鬼魂的存在,我问边伯熙。

她微怔,默不作声,只是这会儿笑得实在太难看。

 

人死后,如果有放不下去的感情或者执念,那么他就会成为鬼魂依旧留在人间,继续守护那个他放不下去的人或者物。

 

一直守护下去?

对,因为恋恋不舍,所以不能离开。

 

 

 

“这是你的家吗?”

那个自称叫张艺兴的小鬼窝在角落的阴影里,蜷缩着,乌溜溜的眸子亮晶晶,似乎泛着水光,声音也是软软的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醒来后就在这间屋子里。”

“你在这里呆多长时间了?”

 

深夜黑暗的客厅内连空气都很静谧,小鬼畏畏缩缩的站起身子,带着试探的触碰,他慢慢把自己暴露在月光下。

“大概,很久了吧。”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我看清张艺兴眼睛的那一瞬,竟然有一种恍惚又诧异和震惊的熟悉感。

我的心脏在刹那间被撕扯的生疼。这双眼睛,我曾经在哪里见过。

 

“只有你自己吗?”

“嗯。”

 

没有人类,更没有同类,这是一只孤独的小鬼。

 

“你可以靠近我一点。” 我觉得胸口透着难以言喻的压抑,不知为何,那双清澈的眼睛让我心神不宁,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不规律地快速跳动。

如果张艺兴有实体的话,可能这时候他的指甲已经把自己的手心戳出了血印子。在我说出那句话的瞬间,我清楚的看到他有扑过来的冲动,但他却又立即压抑住自己,攥紧了拳头,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没关系。”

“张艺兴,你过来”

 

他的形态很僵硬,畏畏缩缩,喉咙里憋出很小的一声,“您不用这样。”

 

“兴兴,”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事实证明我做得很好,张艺兴愣住了,可能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他抬头看着我,双眸闪亮闪亮,小鼻子抽搭搭。

“跟我离得近一点,你快要消失了。”

 

我不知道原因,我的心又酸又涨,难受得慌。张艺兴的姿势很别扭,身体略微前倾又顿住,好不容易迈出的步子却又在一点一点收回去。

 

“不要怕。”

我放缓自己的呼吸,心里头憋着无数情绪,却不知由何而起,我没有犹豫地朝他伸出手,

“再过来一点,兴兴。”

 

这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胆小的鬼了,带着怯懦和害羞,张艺兴捂着脸,把手搭上我的。

 

原本娇小的极尽透明的身形在顷刻间显现。

 

他抬眸看我,嘴角扬起,脸颊似乎有了血色般通红,如天使般从黑夜里现形,我戳了戳他的酒窝,可除了冰冰凉凉的空气,我什么都感受不到。

 

 

 

Chapter 5

 

鬼是阴体,无法产生阳气。而世间万物都是阴阳相济,五行平衡,所以鬼要吸取人的或者活着的其他生物的阳气,使自身达到一定的平衡。虽然我讲这些,但请你们的脑子里千万不要浮现出类似于西方世界吸血鬼吸食人血的画面,其实在空中浮荡的鬼魂们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他们不可怕,有些鬼可能很滑稽,有些鬼甚至很可爱,他们保留着自己最喜欢的生前的模样,继续在这个世界流连。但鬼魂们也会有疲惫的时候,每当他们的灵气不足时,他们就会去吸食人的阳气。

我承认在自己第一次听到边伯熙的这些话时被她狠狠地吓到了。

 

“我要吸干你的阳气,掏空你的身体!”

她双目怒睁,头发飞起,显露了几分平常人所认为的作为一个女鬼该有的狠戾。

我倒吸一口冷气,刹那间面色灰白,整个人惊得像半截木头般冷冷的戳在公园的座椅上。

 

边伯熙看到我的窘样后克制不住的哈哈大笑。

我在心里默默地冲她翻了个白眼,实际上我确实翻了。

 

“吓你的。”

“我们鬼要在这世上存活下去,确实要需要你们人类的灵气,但只要极少量的就足够了。”

 

“极少是多少?”

“亲你一口,我能在阳光下溜达半个月。”

 

我当然不会让她亲我。实际上边伯熙并没有在开玩笑,其实鬼魂们与人类的每一次接触多多少少的都会从他们身上带走些阳气,但就是这小小的一个举动,就足够这些孤独的鬼怪们再在这个世上继续漫步下去。

 

“如果你们阳气不足会怎样?”

“变淡。”

“变淡。”

“越来越淡。”

边伯熙用鼻腔嗤了一声,笑了。

“最后会消失。”

 

 

 

“你不怕自己消失吗?”

虽然我不知道一只鬼要透明到什么地步就会死去,但我估计这只小鬼刚刚那种程度绝对是离死不远了。

“我为什么会消失呀?”

 

你到底有没有作为一个鬼的自觉性。张艺兴都没怎么在意我,垂着的睫毛一闪一闪,小身量的鬼怪食量更少,轻轻蹭我一下所带给他的阳气就足以让他实体化,他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一副稚嫩的小孩模样,脸颊鼓着婴儿肥,粉嫩的小爪子不停的往嘴里塞着薯片,咯吱咯吱吃不停,坐在餐桌上就像一只大仓鼠。

“你不知道自己阳气不足吗?”

 

“知道啊。”

薯片的碎渣穿过他略微透明的躯体散落在桌面上,更像是仓鼠窝里铺置的那一层木屑了。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的。”

 

“我太弱了,一点点阳光就会烧得我很痛,白天只能躲在柜子里;晚上我又不能出去,一旦我离这间房子远了,我就会更加的虚弱。”

“隔壁有房东,你去吸她一口不就行了。”

“不行,房东阿姨的母亲是一位很好的老人,我不能伤害她的女儿。”

 

我的天,这还是一只有道义的鬼。

 

“你吸她一两口又不会怎么样,她最多是累了困了实在不行就睡会儿觉,可你自己会死啊。”

 

噢,我大概是说错了话。小鬼停下掏薯片的动作,脸憋成粉色,他张了张嘴巴,又眨了眨眼睛,睫毛上慢慢就沾了点水渍,小鼻子又开始一抽一抽,“对不起。

 

我的天这小鬼怎么还哭啊,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抬起手想要抹去他眼角的泪珠,却不想勾起的食指直接伸进他的脸颊内部——

 

张艺兴立马憋住,眼泪蓄在眼眶里;我的心也堵得慌,难受的要死。

 

“傻啊你,跟我道歉干什么。”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尴尬,自己拽着袖口擦了擦眼泪和鼻涕,脸埋在衣服里用力蹭了蹭,才抬起头,亮着一对雾蒙蒙的眼珠子可怜巴巴看着我:“您真好。”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呀不畅,有什么堵在卡咙口上不上下不下,心里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你一直呆在这里吗?”

“嗯。”

“那以后我养你吧。”

 

怪可怜的你啊,小东西,算你走运气遇到我,哥哥精力可是足够旺盛。我知道你很开心但不要对我露出那种感激涕零的表情啊,不要眼巴巴的盯着我了,我会忍不住想要摸摸你那看起来就软乎乎的头发的。

 

 

“你怎么又哭了啊。” 




Chapter 6

 

灵魂是飘渺的东西,人们可能以为自己离世后会去天堂,或者地狱。他们希望自己已去世的亲人,能拥有另外一个新的生活。实际上一个人死亡后,他们的灵魂可以选择转世。我们可以选择是否携带自己前生的记忆,选择是否重生、何时重生,甚至可以选择自己将来的父母。从婴儿到老再到死,人死了之后呢,就会再投胎,再活一次,还是从婴儿到老再到死。就是这样重复不断,你的灵魂会一直存在直到宇宙终结之时。

不重生并不一定因为人有罪业。有些人在死后,迷茫中可能没意识自己已经走了,还留在人间但是不能沟通,他们没有想开,没有看透,他们放不下贪念,看不惯得失——心不宁,根源不净,烦恼没有解除,便没有再次投生的机会。而有些人却可能是主动的不再选择去转世,他们在等待。他们因为厌倦了无尽的烦恼痛苦或者压迫,最终选择消泯于自然,这其实是一个灵性提升的机会。灵性是不灭的,故有前世,今世和来世。一切众生因无明故,在六道四生中轮回。

 

他们在等待什么?

成为孤魂野鬼,最后灰飞烟灭,化为虚无。

 

你在等待吗?我问边伯熙,她的黑眸静静凝视着我。

她摇头。

“不。”

“我有放不下的人。”

 

 

 

所以张艺兴是因为放不下,还是在等待?

 

我不知道,但我总会等到开口问他的那一天。他其实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那是在我与他相遇的第二天早上,说实话我在潜意识里根本没有把这个不起眼的小鬼放在心上,直到我推开卧室的门——

张艺兴正撅着屁股赤着脚丫给我擦地板,后背的衣服下摆被抻起来一大截,露出一段光溜溜雪白雪白带肉的小后腰。

 

我的脑子虽然有点混沌,但昨晚的记忆及时的浮现出来,以至于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不是说你怕光吗?”

“世勋把我喂得饱饱的,我现在已经不怕啦。”

 

……小屁孩你会不会说话,看来你还没有掌握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语言文明,回幼儿园去上课吧。

 

“你脱鞋干什么?”

“穿鞋会弄脏地板的。”

 

张艺兴你能不能不要讲的这么一本正经,你的鞋跟你一样是精神实体啊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的。

 

等会,你刚刚叫我什么?

 

“世勋,我饿了。”

 

拜托,你昨晚已经浪费我半包薯片了,今早又想祸害我的早饭?别以为你叫那俩字我就会心软。张艺兴扯着唇朝我呵呵傻笑,用软软的嗓音朝我撒娇。

 

撒娇?一只鬼在冲我撒娇?

 

还真别说,我挺吃这一套的。

 

不是我变态,我不是恋童癖,张艺兴也不是小孩儿,他撑死就一小鬼。

 

虽然在关于吸人类阳气这方面他倔得要死,但无所谓,我一个人就足以满足他——除了这一点,他真的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

又或许他不是孩子。

 

“你一直都是这么小的吗?”我在第吃早餐时忍不住这么问他。

张艺兴脸色一僵,又低下头,瞅着自己身子下面的盘子。他已经有了足够的灵气在半空悬浮,他身下的盘子是我特意放置在那里用来盛牛奶,某个小鬼说自己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体验过牛奶的滋味了,我可不想吃完饭还要再拖一遍地板……

“不。”

 

他鼓起了的腮帮子没有动,保持嚼着面包的动作,侧头看向我,一脸乖巧,睫毛甚至还闪了闪。

“因为灵力不足,慢慢就变小了。”

“你一开始多大?”

“大概…大概…跟世勋差不多的样子。”

 

……合着你昨晚那爱哭鬼的小怂包样都是装给我看的啊。

 

“没关系。”我叹了口气,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我给你慢慢养回来。”

 

张艺兴凑近过来,他现在虽然是实体化但也依然带着死气,冰凉感激了我一身鸡皮疙瘩。他双眸闪亮酒窝甜甜,我仿佛能看到他身后冒出来的小尾巴,神采奕奕的。

“世勋真好。”

那是当然。

 

他看着我,纠结了老半天,才道出口,“我可以亲亲世勋吗?”

 

“……”

 

小鬼嘟起嘴巴,酒窝深深地陷进脸颊,看着他那浓烈又期盼的眼神,我实在无法拒绝他。

 

“……”

“……”

吴世勋,你面前的是一只鬼,是一只鬼,是一只鬼。这要是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可我的内心却在作祟,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喊,不要拒绝他。

莫名其妙。

“好吧,只准亲一下。”

 

小鬼咬了咬下唇,主动乖巧的贴了上来。

 

我认命的闭上眼睛,等待着脸颊的冰凉,他却吻上了我的唇。

 

并没有任何触碰感,但鬼魂所独有的冰冷气息在我的嘴角经久不散。我以为他应该只会亲脸颊,臭小鬼该打屁股了!我蓦的睁开眼。

 

他坐在我身边。

我的心在那一刻猛的一撞,甚至忘记呼吸。

 

“你是谁?”

 

少年坐在张艺兴的位置上,我从未见过他的脸,但就是感觉万分熟悉,从眼睛眉毛,到鼻子下巴,还有那两汪酿着蜜糖的酒窝。他的双眸澄澈幽深,安静沉寂,就像一块通灵的璞玉,温润而通透。

 

“我是兴兴啊世勋。”

 

 

————————————

TBC


评论 ( 70 )
热度 ( 279 )

© 白玉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