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 故事 (完结/25-30)

*千粉福利

*吴上尉×张·麻薯·西施

*HE


Chapter 25

敏感字第一部分走外链


Chapter 26

敏感字第二部分走外链


Chapter 27

敏感字第三部分走外链


Chapter 28

【推荐BGM: It Is Well — BethelMusic/Amanda Cook

 

离开永远比相遇更容易,因为相遇是几亿人中一次的缘分,而离开只是两个人的结局。相遇难,分手易,但世人看不到有缘无份的熙攘,总以为机会无限,所以不珍惜眼前人。人呀,总是这样,悲伤时要一个肩膀,而开心时拥抱全世界。时光偷走的,永远是你眼皮底下看不见的珍贵。

 

那年吴世勋二十九岁,身强体壮,经历过枪林弹雨,也沉迷过灯红酒绿,曾亲手把战友的遗体交付给他的家人,也曾给福利院的孩子买过糖果。他在那个夏天随着特遣队驻扎到台湾,一个陌生的岛屿,一个陌生的国家,可他却在那里找到了他这一生唯一愿意为之付出真心的人。

 

他是士兵,而他是少年,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他们相差整整十岁。听起来像战争间隙的风流之事。

他给他买定制的衣服,送给他学生们都很喜欢的背包,带他吃遍高雄的小吃,带着他游玩的时候给他撑伞,会为他将鱼肉里的鱼刺都细细挑去,也会怕他累着自己的身体不让他在做麻薯。

他对他说,我养着你就好了。

他们相爱了。

他们要分别了。

 

 

“你的东西呢?”张艺兴的脚步是虚的,嗓音也有些沙哑,他松开和吴世勋紧握了一路的手,帮男人将衣领翻转捋顺。

 

他们刚来到码头,轻烟样的晨雾还笼罩在海岸线,远远望去,停靠在港口边的巨型战舰,显得很模糊,船上只有一点一点的黑影子在移动。小火轮上的轮机声,随着清新的晨风播送过来。码头上的吊车,在“吐吐吐”地吼叫,钢臂在淡淡的晨雾中晃动。在生铁、焦炭堆得象小山似的场地上,机车头拖着运料车尖叫着,从他们身旁开过。

 

“我的侦察兵会帮我带过来。”吴世勋落下疲惫的双眼,凝视着自己瞳仁中的那个白衣少年。

 

在从海面上刚刚升起的白色太阳照耀下,港口完全是平日里的样子。舰队正停泊在港内,在朝雾中一字儿排列在停泊所:三三两两的巡洋舰、油船和供应船,成群的灰色驱逐舰和扫雷艇,一簇簇的黑色潜艇。它们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

而在今天,它们将会迎来他们最熟悉的战友,最熟悉的士兵——

身着水手服军人们的队列声从不远处传来。

 

上尉突然意识模糊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与张艺兴初次见面的情形:男孩端着木盒迎着光走出来,从侧面看,微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他的鼻梁和唇。

还有,他笑起来脸上会抿出一对小酒窝。

 

“在想什么?”张艺兴晃了晃他面前失神的人,声音可温柔可诱惑。

吴世勋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深的海洋,“在想你,”他的声音暗哑。

“我就在你身边的呀。”张艺兴回望着他,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终于,一股泪水簌簌地溢出了出来。

 

“我戴着戒指,”

“我带着你的狗牌。”

“我还花了你很多钱。”

“所以,”

“就算是为了追债,你一定要回来。”

吴世勋感觉到了,温热的,湿润的,无形状的液体掉落在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上,无声又无息。

灼热,刺痛。

他张了张嘴巴,却没发出声响。

 

“我想清楚了。”

“我跟你去美国。”

就好像是整个人沉进了温暖又汹涌的海水里,上尉的心脏被冲刷的又酸又软,摇晃不定。

然后他听见了张艺兴的声音,在他耳朵边上,跟以前那么多次听到的过的,撒着娇的,含着愠怒的,又或者泛着气泡的、轻松又愉悦的声音,不一样。

“千万要回来啊,”细小的呜咽,带着些止不出的颤抖,“你爱着的,也爱着你的张艺兴在等着你呢。”

 

不久前吴世勋还在想,张艺兴是怀抱着怎样的心情来送他,又是有多强大的心理才会对着他笑。

而现在这个人在它面前,黑发,泛红的眼睛,高鼻梁,丰盈的下唇,若隐若现的小酒窝,有些瘦了的身形,他们面对面,他们呼吸交融。

少年恳求的语气击碎他所有的逞强和假装。

 

你在害怕吗宝贝?不用怕。

“我会的,”

我在这里。

吴世勋伸出手,顺着那人的手臂,肩膀,到耳后,摩挲到脸颊。

“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一方一寸,一呼一吸,像是要把这个人烙印在心头,“等我。”

想要霸道又带了鼻音的音调,落进耳朵里是哽咽的低郁,“等着我。”

 

皮靴踏在铁皮板上响声止不住了,他们都知道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到时候我也会有两个名字。”张艺兴讲的有点艰难,

“可我不会讲英语,”

“你要负责把我教会。”张艺兴还在絮絮叨叨地说,可越说越没底气,他知道,

吴世勋该走了。

 

“我要是自己上街,连路——唔”

吴世勋凑过去狠狠吻他,不留一丝缝隙。

他的手移下去,缠绵地去扣那人掌心,细细抚摸那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钻石那么小,却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咦兴,”

那天空呈现出惊异的美丽,一片祥和,宁静,安逸。

“我走了。”

 

张艺兴答,嗯,我们俩都要照顾好自己。

 

他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转身,离去。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百步。

海风轻轻吹过,带着一丝寒意,一丝凄凉。

他走不动了。

他的内心不允许他再走下去了。

 

他们无法再欺骗下去了啊。

承诺是沉重的,他们都知道的啊,他们都在骗着彼此呢。

绝望到呼吸都是痛。

 

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是战争!是战争!是这个带着鲜红刺眼的名词!

天空将不再蔚蓝,悲惨的哭声会响彻大地。战争,是战争!它是权威者显示自己力量的武器,也是最令人痛恨的事情。干涸的湖水,干旱的土地,布满弹痕的城市、充满恐惧的村庄、无可奈何的人们。是战争!又是战争!

有掠夺者的咆哮,有反抗者的怒吼。大地血淋淋的,人类自相残杀!无数的尸体倒在大地。

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血肉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生者,为此惊心动魄的场面而感叹;死者,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生命,还让家人为此而悲痛。

从有人类以来,哪里不充满着战争?

因为有战争,太多人流离失所;因为有战争,太多人死于刀匕利刃之下;因为有战争,太多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因为有战争,太多人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去战场,去屠杀人类,哪怕他们本身不愿意。

因为有战争,因为有战争。

仅仅是因为战争。

有多少人因战争而死去,却有多少人能从战争中活下来?

你心中念念所想的那个人,到最后可能是被国旗裹着带回来。

 

吴世勋回来见张艺兴,带张艺兴去美国或者所有所有事情的前提条件,是吴世勋得从战场上活着回来。

距离之别并不可怕,生死离别才可畏。

他能活下来吗?

不知道,没有人会知道。

 

吴世勋的胸口隐隐作痛,不,是真真切切的痛。

他僵硬的回望,张艺兴跟在他身后的不远,满脸泪痕。

 

这一别,真的有可能就是两人的最后一面。

 

“张艺兴。”

吴世勋用毕生气力喊出这三个字,

“张艺兴!”

 

他们奔向对方。

他看不清张艺兴脸上的表情了,他的双眼早已模糊,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让我再抱你最后一次,让我再吻你最后一次。

 

仿佛做了很长一个梦,最后转过头对着模糊的身影说了声再见。

所以告别的时候一定要用力一点,因为你不知道多看的这一眼,可能就是最后一眼,多说的这一句话,可能就是最后一句话。

 

他们几乎是撞到一起,他们紧紧相拥。他们不想从彼此的生命中流失。

吴世勋不忍让张艺兴再受一丝苦。他抱得是如此的紧,他的心跳的是如此的快,他感觉自己与张艺兴融为了一体。他希望时间能禁止,不,他希望时间能倒流,以自己的力量保护好张艺兴,但这已是不可能的事。

“叫对了,再叫一遍。”

“张艺兴。”

“再叫一遍!”

“张艺兴。”

“艺兴,艺兴,艺兴,张艺兴!”

 

他们都泣不成声。

“我不求你回来,”

张艺兴疯狂地吻着吴世勋的嘴唇,脸颊、鼻梁,额头,耳朵,发丝,能亲的地方都要吻上烙印,盖戳似的蛮横地吻着。

 

“吴世勋,我只求你活下来。”

“你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交代。”

 

活着,活下来,我只希望你能活下来。

观音灵签第四十三签,上上,戌宫。

天地交泰万物全,自营自养自然锦;收罗万象皆精彩,事事称心谢圣贤。

解曰:天生万物,谋望皆通,福德相助,瑞气匆匆。

即风调雨顺万物繁茂,一切变化顺应自然,万事万物焕然出彩,事事如意答谢贤人君子之意。

此签意思,凡事大吉无危也。

所以你吴世勋一定能活下来。

 

 

远去了,远去了,所有都消失在天涯海角。

白衣少年独自立在码头,早已哭成了泪人。

 

 

神啊

请你一定要保佑他

保佑他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都能战胜不被挫败

保佑他哪怕哭过多少次

摔倒多少次

仍有站起来的坚强

保佑他所遇见的人

都是内心温暖的人

请一定要保佑他

 

 

 

Chapter 29

【推荐BGM: Forrest Gump — David Metis

 

“所以呢?吴世勋活下来了吗?”

“他有回去找艺兴吗?”

Vivian的手早在故事讲到结局时就与我交握,她在颤抖。

 

我亲吻她的额头,“我不知道,”

女儿注视着我的眼睛像海波一样蔚蓝,却燃烧着荡动的火焰。

“故事讲完了。”我诚实地说。

 

“所以他俩最后有没有在一起?”

“你知道的,故事讲完了。”

 

Vivian假装生气的朝我噘嘴瞪眼,“mommy你是在耍我吗?”

我的小心脏噼里啪啦碎成渣渣了,“宝贝mommy哪里做错了?”

她索性扭过头不看我,“你讲的故事跟阿志讲的有什么区别?”

 

细细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像啊,我无言以对。

 

可我却不可抑制的顺着女儿的提议一路想下去。

如果Lay没有等到Sehun,就像阿志讲的那样,士兵们给姑娘们留下一个戒指,就再也不会来了。Lay会守着戒指孤独终老吗?还是会找一个像Sehun那样爱他的人,重新来过呢?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可他们现在在一起呢,这就足够了。

 

“mommy,”我的思考被女儿的呼唤声打断。Vivian不知在想些什么,小丫头宁肯看着窗外也不看我,“吴世勋和张艺兴是真实存在过的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低估了我12岁女儿的心灵深度。

“我想给Lay打个电话。”

不及我回答,她继续说到,“我想告诉他,我很爱他。”

 

“不一起对Sehun说你也爱他吗?”

比起这句话,其实我更想问Vivian,你为什么想给Lay打电话。

事实上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人根Vivian讲过吴世勋和张艺兴的事,在Vivian的世界观里,存在的应该只有Sehun和Lay。

难道是她自己把他们联系到一起了吗?

 

“不,Sehun他就像个幼稚鬼,老跟我抢Lay。”

“好吧,可你得知道,他们都是爱你的。”

“嗯哼,我知道,我偷偷地跟Lay说。”

 

“其实我还是有话对Sehun说的。”Vivian推了推我的肩膀,

“我祝福他们。”

“我希望Sehun和Lay永远幸福下去。”

 

 

 

Chapter 30(终章)

【推荐BGM: motherhood~me & my mom~(Main Theme) — 澤野弘之


朝鲜战争相关史实


————————————

 

Sarah回来的时候,家里的两位老人依旧待在阳台上。

 

“Lay睡着了。”Sehun向她比着口型,Sarah下意识的放轻脚步。

 

温暖的雨后中午,阳光隔着玻璃打进来,整个阳台安详宁静。

 

“在看什么?”

“老相册。”

 

Lay在躺椅上睡得安稳,身上盖着Will从中国带来的毛绒毯子,两手搭在胸前,银鬓的发丝散在安眠枕上。Sehun坐在他旁边,静静地陪伴着他。

 

“Vivian和Susan小时候长得很像。”

老人把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比较着,相片里的姑娘们都以同一个姿势被另一个老人抱在怀里。

右下角的日期显示两张照片相差24年,背景中的男子也由黑发变为白发。

“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母女俩。”Sarah失笑。

 

“她们的眼睛很美。”

Sehun笑起来的时候眼纹深邃,他把相册翻到最后一页,取出那张相片。

“跟他的很像。”

老人细细摩挲着手中那张早已泛黄的黑白照。

 

“Lay年轻的时候很漂亮。”Sarah望着那张黑白相片出神,就算看过多次,她也不得不感慨岁月的蹉跎。“那时候他才22岁。”Sehun俯身,轻轻的吻在他的爱人那已爬上皱纹的额头。

 

“世勋?”

王子把公主吻醒了。

Sehun皱着眉头,“抱歉吵醒你了。”

 

“没关系——”Sehun亲吻他的眼角,困意再次袭来,Lay有点支持不住,“我想回房打个盹

儿,要一起吗?”

“好啊。”

 

吴世勋扶他站起来,他的艺兴老了,步履蹒跚了,可在他的心里依旧美丽。

他牵着他的手,待他走进卧室,拉好窗帘,陪他最爱的宝贝躺下。

 

睡吧,我在你身边呢。

 

他们做了同一个梦。

1954年的那个夏天,麻薯少年终于在港口等到了他的上尉。

海鸥飞起,海风拂过,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和他相拥而吻,留下了那张宝贵的照片。

 

“我回来了。”

 

“嗯,等你好久。”




————————————

END


写在最后面的话:

啊,这个千粉福利可真的是拖得够久的。

脑洞来自于去年这个时候,在台湾旅游,故事也真的是导游讲的,不过没有涉及到历史,文章的部分史实是PO自己搜集的,经不起考究,大家也不要太追究历史细节啊理科生伤不起啊。

虽然那时候还不知道艺兴,还不知道魂蛋,不过还好还好,我没有错过他们和他们的故事。

2016年的最后一次更文,2017会继续走下去。

新娘会提上日程的。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支持喜欢。


评论 ( 83 )
热度 ( 397 )
  1. 沧雨白玉菇 转载了此文字
    再转 💕

© 白玉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