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结】Mr.Wu & Mr.Zhang(七)

*史密斯夫妇AU

*灿白上线


家宴



时间:三年又一个月前

地点:魔都   丽江大厦

 

五步一停十步一歇,边伯贤拄着拐瘸着腿,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还好傍晚广场灯没亮,露清脸可就丢人了。出租车司机有病,自己刚下车还没找到方向就赶着把车开走。等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在这头,饭店在广场那头。

出师不利。

 

自打三天前吴世勋向他宣布要结婚的消息后,边伯贤就像个被点燃的炮仗,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想炸。最气还是姓吴的,天天上班时间给所谓的“家里人”打电话,眯着眼笑得跟个傻猴似的。

——领导呢,还有没有人管。谁他妈不知道你要结婚啊,有什么好得瑟。边伯贤瞄准那人的后脑勺许久,就差拿打了石膏的腿往上抡了。

好歹是自己带了这么长时间的弟弟,在东厂出生入死,没有血缘关系也有真感情。小狼崽从刚入部队时就和自己亲,虽说这些年青春期叛逆总爱装高冷,但凡遇到大事儿也是会和自己商量。这次居然屁都没放就带了个人回来,还闪婚,他是越想越憋屈。感情自己热脸贴冷屁股,姓吴的根本不把自己当长辈,要不怎么不把人带来给自己过过眼?

 

话又说回来,那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吴世勋这个大冰锥子给磨化了,能把东厂吴团霸给降服了?

肯定不是善茬就对了。

 

软磨兼施硬泡,脸都拉下来好几次,想提前和人见见面,吴世勋就是不同意,说马上就快婚礼了到时候自己看——小狼崽居然还护食。

还用你说啊,这不是结婚的时侯看就晚了吗,戒指一戴你去哪后悔呀世勋,好歹告诉哥哥你找了个什么人种啊,边伯贤内心泪如雨下。

 

不过这个世界还是光明的。

前天带着都暻秀开小灶上黄金,作为回报,都老师查到了吴世勋‪今晚在丽江大厦定的位子,并附赠给他一份张艺兴的个人资料。

都暻秀原话:“他不给你你找人事部要啊,世勋说他谈恋爱了的第二天俊绵哥就带头把人扒了出来。”

·······

张艺兴,魔都土生土长人,时年22岁,最近四年体检报告无重大病史;外贸经济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在找工作;父母双亡,有个远房表哥;从小到大无任何不良案例,曾拿过市艺术节的金百花奖。

边伯贤斜愣眼瞥着少年在舞台上弹钢琴的照片——长得还凑合。

不过现在哪儿找这种小白呢?社会复杂人心险恶,表面看起来越是单纯的人伪装的就越深。白纸黑字那也是人写的,我看这个张艺兴就不像干正经事儿的主。学财经的,看上我们世勋的钱了吧。今晚就杀你个措手不及,让世勋看看你的狐狸尾巴。

还有那个臭小子,有了媳妇,呸,什么媳妇,管他什么玩意儿,反正是忘了哥。‪等会哥哥就帮你认清楚你到底带回来了个什么东西——竟敢让你在丽江定饭桌,万恶的资本主义啊,这种坑钱的地方你从没带我来过。世勋阿世勋,我可怜的弟弟,你看看你,被带坏成什么样了。边伯贤糟心的想,我的弟弟我要好好守护。

距离丽江大厦目测还有400米距离,边同志加快了自己的瘸腿征程。

 

等到进了电梯,终于松了口气,紧赶慢赶,累死爹了。看着头顶慢慢增加的红色数字,边伯贤从未觉得如此兴奋。

说白了,他今晚就是来砸场子的。

 

出了楼梯,远远望向早已烂熟于心的位置,果不其然,已经坐了两个人。略晚,失策,但不影响大局,战场即在前方。拐杖落地杵得咚咚响,一路火花带闪电,边伯贤昂首挺胸的向着餐桌杀过去。

越走越近,吴世勋背对着自己,看不清表情;餐桌对面的人两手撑着下巴,咯咯咯地笑。

瞅瞅那狐媚子的样。

边伯贤咬牙切齿,正想着要怎么帅气的登场,没留神脚下的水痕,刺溜一滑——在张艺兴和吴世勋的桌前摔了一个大屁股蹲。

谈笑的两人被石膏砸到地上的声音吸引。

吴世勋扭头往地上一瞅一个头疼,寻思这人怎么来这儿了;张艺兴倒是先他一步动作,起身,快步走到地上趴着的人身旁,伸手帮人扶了起来。

“没事吧。”

 

 ·······艹,第一句战败,还丢人了。边伯贤懊恼的摇头晃脑,甩开那人的手,拍拍屁股,极其冷淡地回了一句,“没事。”

“你怎么来了?”

吴世勋这边也是郁闷,阴魂不散啊边伯贤同志,下班吃个饭都能遇见。他根本懒得站起来,直接保持坐着的姿势抬头跟边伯贤说话。

“我怎么不能来了?”

难得能在两人对话时有俯视的吴世勋的机会,边伯贤气焰正盛,眉眼一横,鼻孔朝着小白眼狼出气。

两人这么一出搞的张艺兴手足无措。来人脾气好像不太好,自己被甩开的手放哪也不是,想让人坐又不好意思,只得小声问了一句,“世勋,你朋友?”

——世勋?!世勋?!当着我的面还敢叫得这么亲密?!杏眼瞪得溜圆,边伯贤直接把杀气转向张艺兴,逼得人往后趔趄了一下,还没等吴世勋张嘴,就先甩出自己的身份,“我是吴世勋的弟弟。”

话一出来,愣了两个人。

边伯贤连扔了好几个眼神给坐着的人,大致翻译过来就是“敢乱说话回去收拾你。”吴世勋倒也不好解释什么,皱着眉头在边伯贤强烈的威压下,极其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嗯”。

张艺兴倒是眯着眼笑了,小酒窝一晃一晃,看的边伯贤有点呆,

“原来是弟弟呀,世勋‪今晚怎么不把人带来呢,快坐快坐。”

哼,谁是你弟弟

倒还算会处理事。

不过别以为讨好我就能增加好感度,

边伯贤在面前人的热情下微微收敛了杀气。转手推推吴世勋的身子,

“哥,你往里坐,我要坐边上。”

 

 

 

时间:三年又一个月前

地点:丽江大厦顶楼

 

“我叫张艺兴,你叫什么呀?”

“你多大呀,介意我问一下吗,我今年22,咱俩谁大呀?”

“不好意思啊,之前没听世勋说过你,要不‪今晚我肯定让他把你带过来,”

 “刚才摔那一跤,腿没事吧?”

张艺兴见了婆家人,自是紧张,奈何边伯贤生的清秀,自己又是个颜控,兴奋起来就收不住嘴。

“你们兄弟俩都好帅啊,不过长得不太像,是远房亲戚吗?”

 

——原来你不仅喜欢我们世勋的钱,还是个在乎外表的凡夫俗子。边伯贤算是明白了,在心里又给这个即将过门的人亮起了一盏小红灯。

“我20。”

吴世勋惯性一抽,边伯贤立即在桌下狠拧人的大腿——我说20就20!

“哦~那你也要叫我哥哥了哦。”

张艺兴伸出右手,期待的小眼神布灵布灵,边伯贤架不住对面人的狗狗眼,也伸手敷衍地回握,

“边伯贤”,

都什么年代了,这人居然还握手,手那么软,会弹钢琴了不起啊。

“伯贤饿不饿呀,”一边问着话,张艺兴朝waiter招了招手,又扭头朝吴世勋道,“要不我们先点菜吧,灿烈他可能还得一会儿。”

美女服务员来的迅速,只拿了一张菜谱,张艺兴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人,示意边伯贤先点。

“伯贤啊,第一次见面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哥哥就先请你吃顿饭吧。”

边伯贤看着对面的人笑脸盈盈,人畜无害,心里可不道:无事献殷勤,一顿饭别想收买我,小爷今天吃死你。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不是说要门当户对吗,经济基础不达标可配不上我们世勋。

张艺兴其实能感觉出来,边伯贤就像个炸开的刺猬,刺儿还是冲着自己的。久经沙场历练,观人看事的本事不少,这兄弟俩自打坐下就在不停甩眼神,内容他不好判断,不过基本能读出两人不满的情绪。世勋从没说过有这么个弟弟呀,灿烈给的资料上也没有看到过,是远房还是什么?

“伯贤呀,不用不好意思,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心里打着小鼓,该做的事儿该说的话可一点不能少。世勋既然承认了这是他弟弟,以后肯定要相处。大概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吧,谁能想到自己的嫂子是个男的呢?这么一想,张艺兴倒也理解边伯贤冲自己满身火药味了。毕竟还是个弟弟啊,既然伯贤那边硬,那自己就软吧。

“放心吧,我不会客气的。”

张艺兴刚跟服务员说再加一套餐具,吴世勋这边就没眼看了。他算明白了,边伯贤拿着笔就是瞎划拉,什么菜贵勾什么。海鲜那里划了一排,他怎么记得上次某人吃小龙虾肿成香肠嘴了呢?

“边伯贤你别太过分啊,差不多得了。”

话刚出来,惊了张艺兴,反了边伯贤,连吴世勋自己都有点后悔。

啪嗒把笔一摔,边伯贤嗖一声站起来,两手叉腰,颇有泼妇骂街的趋势俯冲着吴世勋,刚想张嘴,就听见后面响起一句浑厚的低音炮,

 

“不好意思来晚啦。”

 

穿透力极强,酥的边伯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时间:三年又三个月前

地点:“工作室”

 

“灿烈啊,这次的身份我想一直用着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哥,不过哥不是喜欢保险一点每次都换的吗?。

“这个不换了,以后一直用,出任务再改别的。”

——哥不会是在的黎波里遇到有趣的人了吧。

 

“对呀,很好的人呐。”

 

 

 

时间:三年又一个月前

地点:丽江大厦顶楼

 

边伯贤这顿饭吃得极其乖巧,刚来时的嚣张气焰瞬间全部蒸发。

就像一只披着老虎皮的小奶猫,明明之前龇牙咧嘴地朝人张牙舞爪,伪装被褪下后,就是显露原型的小猫咪,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地吃饭。

朴灿烈给他夹个菜,还会红着脸说谢谢。

“你是世勋弟弟?”

“恩。”

“好巧,我是艺兴哥哥。”

“恩。”

“还在读书?”

“恩。”

“大学吗?”

“恩。”

张艺兴听着怪尴尬,不过他也不是不识脸色。看出来了,伯贤没有不耐烦,就是不知为何放不开,任凭问什么总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是气氛不好吗,这个饭局是不是太压抑了。

朴灿烈觉得对面这人真有意思,明明总是趁自己不注意偷偷往这儿看,等到自己一抬头,又傻愣愣地把脸撇开,眼神突然一转也不知道该放哪儿,在空里飞了一圈又落向自己。主动跟他搭话,感觉这人有一肚子话想说,却总跟挤牙膏似的惜字如金。

边伯贤同志则痛心疾首,忙着骂自己没出息。打从朴灿烈一出现,自己就表现得一点也不边伯贤。没办法,他就好这款,朴老师——这人说他是大学计科院的教授——明明已经32岁了还跟个少年似的,个子高,又瘦,但是不显柔弱,笑起来很暖,没有表情的时候又很霸气。五官精致,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扣在黑眼镜框下简直就是斯文禽兽。关键是至今单身。

四人之中只有吴世勋是上帝视角,对于饭桌上尤其是边某的一举一动掌握的十分透彻。和人第一次见面就熊成这样,和着是在自己的家庭聚会上迎来他的春天了——边伯贤对朴灿烈有心思,艺兴不懂是因为他不熟悉人,但他吴世勋可是把姓边的心眼摸得透透。

边伯贤同志,收收你那炽热的眼神吧,对面可是我大舅子。

 

四人各在自己心里打着小算盘,一顿饭吃得飞快。

 

张艺兴拦着吴世勋朴灿烈不让买账,说这顿饭就当自己请伯贤,掏了钱包跑去柜台,吴世勋也不跟他犟,寻思以后工资卡都上交给这人不差这一次。那边的边伯贤虎头虎脑地全程盯着朴灿烈,马上就要走了恨不得把人看到自己心眼里去,吴世勋弹着他的脑门说臭小子不谢谢你艺兴哥啊才回过神,反应过来对面的人也在看着自己,一双桃花眼泛着春水。

边同志顿感呼吸困难——死而无憾了。

“要不世勋先把伯贤送回去吧,腿受着伤怪不方便的,灿烈也开的车,我跟他走就行了。”

这边结完账,张艺兴一溜小跑回到桌前,微张着小嘴喘气儿,卷卷的刘海有些凌乱,吴世勋望着眼前人水灵灵的模样,伸出手温柔地帮人捋了捋头发,嘴里道:“没事,他方便着呢,不用管他,我送你回去。”

这话听着边伯贤又不乐意了,刚想张嘴为自己申冤,那边的朴灿烈直接起身,大手揽过自己的腰,直接把人从椅子上捞了起来。

 

“我送伯贤回去吧。”

 

迷迷糊糊跟人下了楼,迷迷糊糊跟人进了地下停车场,迷迷糊糊跟人上了车,满脑子都是朴灿烈在自己腰上不重不轻掐地那一下。

这人掐了我的腰,

偷偷的。

他什么意思?

等回过神,转头看向开车的朴灿烈,那人感受到自己的目光也回望过来,

“要不先去我家坐坐?”

 

边伯贤忘了自己是怀着什么心情进了朴灿烈的公寓,连装修风格都没看清,就直接被人逼到连廊的墙角,

“餐桌上看的不够吧,”

一手撑着墙,,一手捞着怀里人的下巴,鼻尖贴鼻尖,边伯贤呼的热气全打在朴灿烈的脸颊上,

“今晚想不想看更有意思的东西?”

 

朴老师就是衣冠禽兽,

边伯贤在被扒干净扔到床上抬起右腿进入的时候想,

不过我喜欢。

 

 

 

时间:三年又一个月前

地点:吴世勋别墅

 

张艺兴回家后还在想边伯贤,洗完澡躺在床上满脑子小老虎张牙舞爪的模样。

不开心的样子,自己哥哥原本对他的关心以后就要分给别人了,换谁可能也不会轻易的接受吧。

直到关了灯,还在床上唉声叹气,吴世勋感觉被窝里的人扭得就跟条泥鳅似的,伸手一拽把人直接拉进怀里,脑袋卡在那人肩窝,低沉着嗓子霸道地让人老实睡觉。

卧室里静默了几秒,怀里传来一声弱弱的绵羊音,

“世勋,伯贤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吴世勋本来挺累,回家后眼皮子就一直打架,上床后心想终于解脱了,被窝里的人却不高兴了;

“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啊,没事,你又不是嫁他,他就脾气不好,过几天就熨帖了。”

等到好不容易把怀里的人哄睡,自己却兴奋起来,翻来覆去,又舍不得弄出太大声吵着旁边的人,伸手够了够手机,一看锁屏11点,吴世勋干脆坐起来,靠着床头,欣赏起张艺兴的睡颜。

看着枕边人,心里却想着晚上餐桌上的事。

边伯贤是第一次见艺兴吧。

哪里是冲着艺兴呢,换成谁他可能也不喜欢吧。

虽然不想承认,吴世勋还是把边伯贤当亲哥的,自己是组里的老小,刚进东厂时什么都不懂,还是边伯贤把他一手提带起来,教这个又管那个,当爹又当妈。

没提前跟他说,没提前问他的想法,自己要结婚的消息也不是最先告诉的他——哥大概是不高兴了吧。

别扭了半天,吴世勋还是给边伯贤发了条短信。

 

“哥,人你还满意不?”

 

 

时间:三年又一个月前

地点:朴灿烈公寓

 

朴灿烈和边伯贤一直折腾到下半夜,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从床上一路干到浴室,奈何边伯贤打了石膏的那条腿实在不轻,朴灿烈抱着人也不轻松,完事儿后倒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边伯贤也被干的迷迷糊糊,朦胧间听到消息提示音,闭眼摸了半天才找到手机,打开一看愣了,琢磨了一会,回了过去,

“还行吧。”

把手机放回床头,钻回被窝里寻着热源搂上朴灿烈的光裸的背,朴灿烈没醒但有感觉,翻了个身把人收到自己怀里。

 

满意,

边伯贤心想,

怎么不满意,

满意死了。



评论 ( 7 )
热度 ( 218 )

© 白玉菇 | Powered by LOFTER